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广州一中(六九)校友会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720|回复: 23

再贴那小子的短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7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冬雨

风是猛的,雨是斜的。雨虽然只是稀疏小雨丝,打在脸上,却像针刺一样的疼。树木上还未落尽叶继续无声地随风飘落,黄黄的、绵绵的紧沾着湿漉漉的大地。街道上少见行人,人们都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偶尔见一两个过路的,在屋檐下避着雨慢慢走着,他们穿的衣服虽然像粽子般的裹得严实,却仍然是抖瑟着,尽量把身体缩成一团;呼出的气体,是一团团的白雾,像是要凝结似的,却又迅速地飘去。寂静占据着城市的一切。只有风夹着细长的雨丝,变幻着路径,卷起一个又一个漩涡,在大地上狂欢

发表于 2013-12-7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猛、斜、漉漉的好小子,漩涡大了一点儿
发表于 2013-12-8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采,值得老鬼骄傲的小鬼
发表于 2013-12-9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老鬼饮得杯落
发表于 2013-12-13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小子的语文水平胜过30年前的老鬼。可惜只专不红。都没有引用‘最高指示‘
发表于 2013-12-14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彩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8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过楼上各位捧场了,其实,老鬼贴这短文,非赞这小子,是赞他那老师,刚教完贾凸平那篇描写暴风雨的不知什么文章,就立刻让这班学生们写一篇150字左右的仿写短文,描写冷的情景,又不能带一个冷字。字数虽然不多,压力也不大,就逼着你去思考如何去描写情景,这真是一个很好的“活学活用,立竿见影”的好的教学典范呢!我看对学生是会起很好的开窍作用的。
    说到这,老鬼又自鸣得意了,虽然没用到东兄的“最高指示”,但这“活学活用,立竿见影”起码也用了林副主席的指示呢!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8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到开窍,又闻东兄勾起三十年前读书旧事,有点抬举老鬼了,说真的老鬼读书时文章一向都是一塌糊涂的,中学时得分最高的是那篇花东记叙花东分校救山火的文章,老师才给了个74分,东兄拿了去,锤炼锤炼,却得了个78分,老鬼没术,自认倒霉。
文章写作的提高应在高中时,这还真的很多谢梁怀德老师开窍的那一堂课。那堂课讲解的是一篇故事范文,估计梁老师为那堂课准备得很充分的,那篇范文是事先用毛笔抄在白报纸上,短短40分钟的一堂课,梁老师从文章构成,如何分段,标点符号使用,如何埋下伏笔,如何使文章曲折起伏,从低潮到高潮,再到低潮,如何用情景为文章收笔,还提到如何提炼文章的词语,提到虚构在文章中的作用。那一堂课精彩至极,帮老鬼解了近十年之惑。下课前梁老师布置明天堂上作文,写一篇故事,老鬼回家时以班里帮幼儿园扫灰水为原型粗略打了个腹稿,第二天用两堂课的时间写完交卷,没想到,梁老师给了个90分,还给了个满纸好评。这一下,老鬼亢奋起来,以为一个作家离自己是这么的近。顿时萌生了一个井底蛙的梦想,真有点不自量力呢。
发表于 2013-12-28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老鬼兄有这样精彩的往事!
发表于 2014-1-8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子厉害啊,青出于蓝。。。。。。~
发表于 2014-1-10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讲到分校,到现在我都吾明,为何我干了半年活学校不但一分钱都没有给我,每月还要自己掏钱买饭票,也许这是红色教育的其中一环。
发表于 2014-1-11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讲到分校,到现在我都吾明,为何我干了半年活学校不但一分钱都没有给我,每月还要自己掏钱买饭票,也许这是 ...
东方红 发表于 2014-1-10 12:40


东兄,你当时已经是小主人一个,你干的活,都是替自己干的,哪有可能攞钱啊
发表于 2014-1-12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鬼和小子,a pair 鬼才,精彩!
“呼出的气体,是一团团的白雾,像要凝结似的,却又迅速地飘去。”  正是我现在的感觉。“冷”
发表于 2014-1-16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到开窍,又闻东兄勾起三十年前读书旧事,有点抬举老鬼了,说真的老鬼读书时文章一向都是一塌糊涂的,中学 ...
老鬼 发表于 2013-12-28 14:12



    老鬼不错啊,还得了九十分,相比之下,本人比较坎坷一点,从来都是不受语文老师喜爱的,偶尔作了一回范文,却是最另类的不入老师法眼的,想起来就心酸得想死,羡慕老鬼啊~
 楼主| 发表于 2014-1-19 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嘻!没想到不见多日,居然有了这多跟帖的,先谢过,不一一回了。只说东兄的“为何我干了半年活学校不但一分钱都没有给我,每月还要自己掏钱买饭票”。老鬼觉得东兄太有才了,到现在还记得起讨债的,若算上这几十年的利息,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不过,当时的情况只能说是瞎鼓捣,根本还达不到那自给自足的,种的菜儿长不大,种的蔗儿尽生虫,不过养的猪儿还可以,已饱刷了几顿,吃不完的还可入地藏呢!要讨债的,应是当地农民,无偿的贡献了那几片地给你,还要上山砍他们的柴,过后拍拍屁股溜了。若说讨债,倒不如讨命的去,整天就吃那硬邦邦的号称“砸穿墙”的腐乳,这可是劣等产品,黄曲霉素也不知有多少,日后也不知会不会命短几年呢?趁早,讨命的去吧!若说创效益的,可讨工钱的,还是学工的好,电池厂里的学工,可是一顶一的呢,就按那八路军的算,一月下来,也有二十块钱吧?还不计那晚上加班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