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广州一中(六九)校友会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sam

老顽童游记___短句接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4-23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恰骤然听到了那歌,怔了半天,眼角潸潸流出了热泪。。。。。。
发表于 2007-5-1 05: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凄怨、婉约的歌声令恰处长想起了另外一个姑娘......
发表于 2007-5-2 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我也来玩

      这时候,“滴、滴”两下轻轻的敲门声有点不合时宜的打破了这有点儿幽怨,有点儿微妙的宁静。还没等恰处回过神来,处长办公室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了……
发表于 2007-5-2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房门被小心的推开了一道缝,但门却没有打开,原来是被老恰刚才病发时摔在地上的键盘卡住了,门外又响了两下,听到这敲门声,瘫在地上的老恰和正在忙碌收拾的敏敏,同时愣了一下,老恰的思绪被拉了回来,脑海中刚刚浮现出来的那姑娘 的影子也连同他的魂儿飞到爪哇国去了,他心里千遍百遍地将敲门的那人连同他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怎么早不来,迟不来,偏偏赶在这火候上头才出现?惨了,我这样子怎么见得人哪,菩萨保佑,祖宗保佑,土地财神保佑,快快消失吧!想着想着,头上的汗又湧出来了,忙用衣袖去抹,眼角一瞅,却看见抹出来的汗竟是绿色的,大惊失色,这时敲门声更急了。。。。。。
发表于 2007-5-11 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时恰处顾不上急促的敲门声,连跌带撞冲入卫生间,在洗盥台镜子里看清了抹出的 "绿汗',原来是敏表妹为他包裹伤口时撒了大量'消炎止痛药",现在一冒汗药溶化了,所以就不断沁出绿汗…
     敏敏把健盘等什乱略略收拾,就把门打开了,恰处听到敏敏的开门声,马上把洗手间的门栓死,一屁股坐在马桶盖上,心想不管来者何人,我就不出去,大丈夫一言九鼎,最多就在这睡一觉,想到 "睡觉"恰处马上觉得疲惫不堪。
    '笃…笃…笃…有人敲洗手间的门……
发表于 2007-5-11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老恰趴在马桶上面呼呼大睡,也不管敏敏跟来人在外头如何呼唤。原来刚才一直在门外的正是老恰的过气“老婆”素素,她也在网上看见了老恰异常的举动,担心有事情发生,所以匆匆地赶了来,没想到却碰到老恰把自己关在了洗手间里,这时候两个女人在洗手间的门外急得团团转,敏更是怕老恰想不开在里面做下傻事,拿起电话就想按110报警,素素说道,如果有事,报警是来不及了,等我来,于是素素当机立断,大脚一伸,把那薄职蝉翼的厕所门踹了一个大洞。。。。。。
 楼主| 发表于 2007-5-12 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踹破的门洞了,可以看到恰处若无其事地在洗漱,恰的沉稳,反而让敏敏和素素怔立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门外一阵急促的声音伴着一阵紫色旋风,冲进来了恰的过去情人、现在学生紫水晶。一脸焦虑的水晶,看到梳洗完毕,坐在沙发上悠闲喝茶的恰处平安无事了,才露出了放心的笑容,坐在恰处旁边的沙发上连连喘气。
突然,喘气未定的水晶对着门口大吆一声:“门外鬼鬼祟祟的,进来!”,随着水晶的话音,一个高大的男子,手拿着水晶平时用的黑色提包,瑟瑟缩缩地蹭了进来。原来是水晶的忠实拥趸——小流。只见小流低着头,柔声地向水晶说着:因为担心你妨碍别人品味孤独,所以跟着来了。现在好了,一切都平安。至于恰的殿堂大门被踹破,本就是小事一桩。我一直都主张酒店的餐厅和厕所不做标识,何况家里的殿堂。我家里的殿堂,从来就是没有门的......”。“找死(屎)啊!”随着水晶的一声吆喝,小流双腿一软,坐在了地板...…。
发表于 2007-5-12 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短句接龙还是故事接龙,没规则不好玩.久不来这里,一看吓到我手仔软,只好尽力写几个字.

坐在地板上的小流放声大笑,笑到腿仔软.因为见到水晶这一声吆喝,其实是水晶太急之过忍不住所发的声音.小流跟住对水晶说:"找死(屎)啊.如我胆小,怕比你吓破胆了."人有三急找不到方便的地方,这也难为了水晶.没办法啦,水晶好啰嗦找殿堂主算帐去了......
发表于 2007-5-12 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素素踹坏了厕所门,弄得水晶要方便找不着地方,只要朝老恰大发雷霆:都是你,偏要搞什么“品味孤独”,好啦到头来反倒嘘嘘撼撼,人山人海,要孤独也找不着地方。那小流子也乘机小声说道:好啊,终于品味品出火来了,多几个人玩不好吗?扮清高,哼“谁想这小声嘀咕让敏敏全听在耳内,别看这敏表妹好象弱不禁风的样子,但如果有人得罪了他的恰表哥,就算他是天王老子,也是非拼一场不可,现在听到小流子的说话,语气中对她那可敬的表哥及表哥那些关于”孤独“的言论有微词,登时雌威大发,马上把衣袖一捋,俏面一寒,大声道,小流野,你真找死(屎)啊,竟敢讽刺我表哥,未见过女人发恶啊?你再说,信不信我打你一餐?吓得小流子面上变了色,把刚才带来的皮包遮住了脸面,抱头就想窜。。。。。。
 楼主| 发表于 2007-5-16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素素的笑声顿时将敏敏的火气压了下去,看着鼠窜的小流,敏敏觉得不值得出手......
发表于 2007-5-20 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见敏敏高举在头顶手收回来,抱头欲窜的小流子马上把刚才用作遮掩的皮包 "啪"的一声用力一甩,甩在桌面上,神气地说 "放着正事不做,跑到这品味孤独…",话末落音只见敏敏杏眼圆瞪,本来已压下的火气又来了…小流子见状马上一边摆手兼摇头地说"我…我…不是说你…" 敏敏说"在这屋子里,谁再说这几个字我就打谁出去"众人不敢再言语……
    河边有只羊河边有只象河边有只马溜精……有电话响了 "喂…哪位?哦光头,哦…哦…我们马上去…"
   水晶接完电话对敏敏说"光头说老怪档口来了一位化缘的小道僮在闹事,你在这照顾老恰,我们去看看…"于是水晶、素、小流子等人匆匆离去。
   在江南大道,老怪的店铺内,老怪此时正与光头在头对头地商量什么,水晶他们进门一看老怪原来光亮的头顶上竖帖了五块 "邦迪"止血帖,周围都涂抹上紫药水,满头紫绿紫绿的,吓得水晶忙上前问 "出了什么事?老怪你头怎啦?…"
发表于 2007-5-21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晶一问,老怪一肚怨气像开闸似的:"都怪董事长,一高兴就宣布大头冲菜免费赠送,等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大家一哄而上秩序大乱,不知是谁把我的头也当大头冲菜了,一手抓下来就是五道血印,还不知道会不会感染呢,还有刚刚来一个小道僮,自称叫青X说也是同级同学,但又不报上真名实姓,在这里大嘈大闹的,说也要分到大头冲菜,分不到就赖在这不走,你说我现在还敢把大头冲菜拿出来吗?所以光头就给你电话了,你们说怎办好?我现在真头痛!"

[该帖子由作者于2007年5月21日 10:33:13最后编辑]
发表于 2007-5-22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众人循老怪的顶上看去,五颜六色的一条条,活象拿个西瓜扣在脑壳上,只见老怪气急败坏,手上抓着一柄断了柄的大葵扇,正跟一个人在吵嚷,那人手持一根破竹杆,(是扫把上拆出来的扫把柄)头上的破帽里遮盖着一只用黑布包着的眼睛,另一只眼睛却圆睁着,样子好不吓人,声如破锣,嘴上口水花飞溅,下雨一样的喷到老怪的脸上,这时,他见众人围上来,急忙抡起竹杆一扫,就地扫了一圈,吓得大家鸡飞狗走,走不及的,无端白事吃了他一棒“瞎子打狗”。内中光头是懂事的,忙劝他“有事慢慢说”,素素和水晶两个连忙一个倒水,一个搬了张椅子出来让他坐下。
     “说来话长,我真是69届你们的同学,只是我经历奇特,见过的事情,到过的地方太多太多,有一年在青龙山,一心要攀上那个藏有青龙偃月刀的山峰,谁知道刀未取到,一个失蹄倒栽下来,以前的事,就间歇性失忆了,连自己叫什么名字,也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只是记得一次学工,宿舍有鬼这个事情闹到人心惶惶,其实,那只鬼就是我扮的”众人这时恍然大悟,这宗闹了几十年的无头公案,原来是这家伙搞的鬼。。。。。。大家对他“同学”这个身份倒是深信不疑了。欲知青枫同学为何变成这般模样,又为何大闹老怪的大头冲菜铺子,且听下回分解。
 楼主| 发表于 2007-8-11 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没有写这接龙了,今天翻看了一下故事内容,还是让我忍俊不禁。。。。。

      话说那青枫同学,虽然是间歇性失忆,但一身武艺更因此而大有长进,加上他为人疏爽,喜欢仗义行侠,所以,青城山上清宫的道士们都很喜欢他(青枫失忆后到处流浪,后来在青城山上清宫寄住)。今年四川发大水,上清宫食品告罄,大家都很心焦。刚好,青枫收到消息:说一中校友江南老怪开的“梦之天堂”免费赠送大头葱菜,所以,青枫就约好牛精,开了一辆车,日夜兼程赶路,就期望能分一些大头葱菜,以缓解上清宫的困难。牛精也是青枫的校友,车上已经放了两埕校友会XBC董事长赞助的菜油,就等着大头葱菜到手,就赶回上清宫。现在大头葱菜落空,青枫怎会不急?!再加上车上牛精不时送出的几句不冷不热的油诗,更是让青枫火上加油。
      看着青枫焦急的样子,热心的水晶和素素不禁心软了,她们拉着江南老怪,走到一旁商量。。。。。。
发表于 2007-8-11 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紧接上回:
       水晶说“老怪,看在青枫和牛精都是我们69校友的份上,何况还有XBC董事长这层关系,你能不能从你的”私房货”里均点出来给他们?不然你让他们怎样回去向众师兄弟交待呀.” 说真的,来之前青枫可是当着众师兄弟的面拍了胸口的,许诺一定会拿回大头菜的.老怪一边抚摸着光头上的伤痕一边无奈地说:“好吧,你叫他们拿一埕菜油来交换吧。”话音刚落,只见牛精瞪着两只牛眼,从座椅上跳了起来,紧接着椅子“啪”一声就倒地了,牛精对着老怪大吼道:“想创你个头,这两埕油是XB从美国空运回来给我们几个上了青城山上清宫的兄弟开油诗沙龙的。谁敢打这两埕油的主意,看我牛精怎么跟他斗油诗。”老怪一看牛精那样,吓得没辙了,只好均出一些大头菜,正要把大头菜交给青枫时,门外传来急急忙忙地脚步声,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该帖子由作者于2007年8月15日 0:42:04最后编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