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广州一中(六九)校友会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sam

老顽童游记___短句接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4-13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见教授的钟摆在嘀哒地均匀摆动,恰的眼前出现了一片这样的图画:一片桃红色的花海,旁边一条潺潺而流的小溪,而他跟素素就坐在溪边桃林的小坡上,唧唧咕咕甚是亲密,耳边清风徐徐吹过,突然画面上出现了一只凶猛狰狞的黑狗,直对着他们冲了过来,只见这大黑狗一条舌头伸得长长的对着自己狞笑,恰转身想逃,却在这危急关头,一眨眼不见了素素的踪影,急得大大叫:素素不要走,不要走!等等我。。。。。。救命啊!!
恰在床上拼命的挣扎,两只手茫然地抓向前方,头上的汗珠不断涌出,吓得教授和小秘书呆了,也来不及去控制他,只见那名贵的诊断台,经不起他这么一折腾,咔嚓一声折断了,把恰重重地摔在地上。。。。。。
发表于 2007-4-14 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睇医生,恰睇医生,经这一摔,把恰的心理疾病跌成“不知什么病”(当然,心理疾病是余老教授给医好了)。
    话分两头,当晚水晶右吹鸡了;“明晚6点钟前芳村荷香居食烧鹅!”Q坛的活跃分子报名的报名,请假的请假,但恰同学用英文、日文、法文和我等看不懂的文字在群聊中东一句西一句地乱聊一通。由食家(含:烂玩、烂饮人士)组成的69级Q群中人只顾得明日的烧鹅、烧鸡、烧酒地乱Q,文记更马上向太座申请了拉臣。
    细心的光头仔发现恰同学前言无有对后语地、无厘头地Q个不停,马上打通恰的任督2脉(强行打开恰的视频聊天),一睇吓一跳!恰同学两眼白光,满面泛红,微开大口,口水顺着猩般厚咀唇飞流而下,在键盘中流淌(怪不得恰可懂多国文字,原来是键盘水灾后发送的乱码)
发表于 2007-4-14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光头和在线的同学通过视频都看到了恰同学的吓人样了,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见他口水不止地流,乱码越来越多,光头急得对着萤屏大声叫 "恰,恰你怎样啦……?"连续叫都毫无反应,大家都没见过这场面,惊诧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只听见恰断断续续地叫: "大…大…头…冲…冲………",水晶反应快,她意识到恰这种表现可能跟当年她送大头冲菜有关,于是她电脑也顾不上关,带上老外婆从乡下捎大头冲菜,冲出了门,跳上的士,急急地拨通光头的电话,让光头为她带路,直奔恰同学的家…
发表于 2007-4-15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头冲菜就这样通过水晶、素二位恰当年的恋人源源不断地送到恰的手里,恰再转手全部卖给了江南老怪。江南老怪之能成名,原因就是此君在江南西路市场开了一挡咸菜摊,专营大头冲菜,且味道特别怪,为了品牌,连头发造型也是洋葱模样,故大家都称之江南老怪或洋葱头老怪。(为何此人喜欢洋葱头造型呢,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容我以后交待,这是后话了)恰同学做了这桩大头冲菜无本生意,连多谢不用讲,正洋洋自得、偷着乐呢。

     话又说回来,恰跟素的缘一直延续了好几年。在上山下乡的艰难岁月,他们相互依赖,结下了深厚阶级感情,原来,素在同恰好之前,已收养一女,叫木易。在那磋砣岁月中恰、素及木易共同生活,木易的乖巧时常为他们的平庸枯燥增添了一道异彩。

   打倒四人帮后,恰跟素先后回城了。素为贪图安逸,跟了一个叫王麻子人跑了。抛家弃女,恰可怜木易的处境,独自将她抚养成人,木易为了感激养育之恩,取名JY。


   各位看官,若知水晶为何咬恰,江南老怪又为什么喜欢洋葱头造型,素现在的生活状况怎样等等,精彩内容将不断涌出,容我稍后一一道说。
发表于 2007-4-15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系精彩绝妙,拍手叫好。不过其它湛不想明,只系心急想知你那独自将她抚养成人的美女(JY)如何啫 。
发表于 2007-4-16 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且不说老恰的病医得好医不好,这里先表表一个特殊的人物“老怪”,上次说到老恰把水晶送的大头冲菜,吃不完时就转卖给老怪,一来二去,触动了老怪的发达的创业神经,刚好69的校友提倡创业互助自救,老怪一想,何不把这看似不起眼的行当搞成一个实业,产供销一条龙,做大头冲菜全行业的龙头,以后发展的前景不亚于上市公司“李锦记”。
     于是,老怪干脆在他的档口旁边划出一块50平方的门面,请了林肯和钻石两个得力的干将,设了一个专门了大头冲菜专卖店,招牌上大书”梦之天堂“,旁边一行漂亮的行书,睡觉要好,发梦要早,大头冲菜是个宝---大头冲菜,助你美梦成真,助你早日迈进发达行列。”洋洋洒洒,有上百字,据闻是一个叫做”天际流“的当代书法家的墨宝,别人千金求之不得,但为了69经济实体这个宠儿,便无偿地伸出援手,不但写了招牌,还写了简介,条幅,光怪绿离,把个大头冲菜专卖店点缀得五彩缤纷。
      开张之日,拥有一千多人的“六九级”校友把整条解放路挤得水泄不通,一时鼓乐喧天,鞭炮齐鸣,到场的经济实体领导两位X董事长还代表校友致了词,同时要求,凡是六九的校友,以及校友的姨妈姑爹,一定要帮衬“梦之天堂”。只要拨打天堂电话:33338899,送货上门,不吝多少,不论远近,实行二十四小时服务,登时台下校友三呼万岁,喜得老怪手舞足蹈,不停地拿手帕拭抹光头上的汗滴,接着又听X董事长说,开张之日,免费优待六九级的同学,吓得老怪双手乱摇,忙向董事长打眼色,但已经迟了,董事长话音未落,只见群情汹涌,千手齐抓,眨眼之间,把个“梦之天堂”里的大头冲菜抢个清光。
发表于 2007-4-17 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话又说回来,董事长不经意金口一开,虽然大头冲菜是平价从恰同学处进货。但转身又比董事长一吹,肉痛当然是"梦之天堂"老板老怪了。经过一天的劳累,晚上老怪关上门,灯都吾着,点了支洋竹细细一点算,可捞爷前功尽弃。之前挣返来的钱,一日之间回报了广大同学。思索了一阵,心想如此下去,起不是血本无归。越想越不是路,一过弹起,马上抓起个电话,10000吗?我是33338899,我要马上申请换号,话务员问你改什么号码,急於改号现在只有一个。老怪心想事急马行田话知你,马上应承。话务员报上新号号码65416934,新号从0时开始使用。老怪办事效率真快,为了减少损失同意了。不经意换了个个不三不四的电话号码。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会分解。
发表于 2007-4-18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老怪一气之下,将电话换了,谁知道一天下来,竟没有一单生意上门,百无聊赖中,只得打发乌蝇度日,偏偏大头冲菜正是惹蝇之物,那些乌蝇打了又来,来了又打,老怪跟林肯,钻石三人,一天之间,乌蝇拍也拍烂了十几个,累得骨头都散了架,收入却分文也无。
         正垂头丧气之时,忽听得门前有咯咯的皮鞋声响,抬头猛地一看,只见一人神高神大,鹰钩鼻,西装毕挺,头上戴一顶白色礼帽,眼罩一付无边雷鹏墨镜,手上拿支哥士的,脚着一对油光闪闪的尖头皮鞋。一开口就说道:”把你们的大头冲菜存货统统拿出来,我要全部买下“。慌得林肯连忙把递上刚冲好的一壶顶级普洱,钻石把自己刚才坐的那张椅子用衣袖擦了又擦,忙不迭的搬与来客,来客大模大样的坐下,老怪心想,这回发达了,咁大条的水鱼上门,于是就开了一个比平时高出两倍的价钱,又叫林肯、钻石翻箩倒柜,一瞬间,那些卖不完的大头冲菜堆成一座小山,正翘起二郞腿在喝茶的客人拿眼睛透过墨镜瞄了瞄地上的货,又看看还在忙碌的老怪他们,不由得偷偷地暗笑。
        这边厢老怪看两名伙记搬得满头大汗,连忙扯过一把风扇,开大风速,摇头晃脑地吹着,忽听得”哎呀“一声,只见来客头上的白礼帽被风扇起的风一咕碌刮到门外,那人双手捂着脑袋连声怪叫。。。。。。
 楼主| 发表于 2007-4-18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只见灯光下,来人的头反射着锃亮锃亮的光芒。。。。。。
发表于 2007-4-19 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话分两头,在光头原形毕露的同时,在通往恰处长家的路上一个姑娘神情焦急地急急地走着。她叫敏敏,跟恰处长家沾点亲带点故,据说敏敏的妈 妈 是恰处长的妈 妈 的表姐的丈夫的表妹。说起敏敏方圆几里无人不夸。她不仅长的甜美、秀气,而且聪慧过人。可遗憾的是敏敏已年过三十还待字闺中。原来当晚敏敏从电视那看到恰处长的窘境时,心一急,冲出家门好一段路才发觉忘了带钱包了。她只好一路小跑着往恰处长家奔去……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于 2007-4-19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恰此时已经大字形地瘫在书房的地上,双眼反白,口吐出绿色的泡沫,上气不接下气,敏在外头也顾不得敲门,一头撞破那扇涂了金漆的大门,看见恰处这个情形,立即运用学过的急救知识,双手用力猛压恰的胸部,每压一下,老恰就死鱼翻生似的挺了一挺,一压一挺之下重复了几十遍也不凑效,敏看着他快不行了,只好祭出最后一招----人工呼吸,也不顾得老恰残余在嘴里浓烈的大头冲菜味道,捏着自己的鼻子,嘴对嘴地为他送气,只吹了几分钟,敏就累得大汗淋漓,周身酸软,忽然一口气上不来,眼前一黑,一头裁在恰的身上,这下撞得很重,反而把恰撞得悠悠醒转,一眼看见美人在旁,还以为自己在发梦,把手狠狠地捏了自己的屁股一下,痛得弹了起来,终于反应过来了,“不是梦”啊!老天终于开眼了,可怜我半生愿望,今朝终于如愿以偿了“遂扶起尚了晕眩中的敏,猛摇着她的双肩大声问,这是真的吗?敏被摇了个发昏章第二十一,睁眼望见一个男的近距离地凝视自己,双手还在拼命摇晃她的肩头,一时以为是遇上了色狼,本能地一个巴掌封过去,坏了,这巴掌力道太劲,把个恰处长的假牙也打得飞了出来。。。。。。
发表于 2007-4-19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 恰处长这回不但假牙被打飞了, 而且又倒地昏迷了.老恰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发表于 2007-4-19 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被摇了个发昏的敏,用力封过后觉得手痛万分,本能地张嘴就想喊哎… 呀,但她刚张嘴却让眼前的一切吓傻了,只见从恰处长口里飞出一块金灿灿的东西,眼见快落地了,老恰飞身扑了一个标准的 "狗抢屎"的动作,金灿灿的东西落在他手里,但头却 "咚"的一声撞在墙脚上,痛得老恰在地打了一个滚,哇…哇…地叫起来…
     这时发昏兼吓傻的敏完全清醒了,眼前这位并不是什么 "色狼"是自己倾慕多年的才华横溢的远亲表哥,那团"金灿灿的东西"是自己一掌掴下去后,从老恰嘴里飞出的金假牙,敏觉得自己下手太重了,她顾不得自己手痛,连忙上前扶起老恰,只见老恰被掴过的右边的嘴巴和面部通红浮肿,头顶被撞了一个小口在沁血,衣衫上沾满绿泡,眼镜摔断了腿……敏心痛不己,马上找出老恰家的药葙为他疗伤,一阵忙碌后,敏扶老恰斜躺在酸枝太师椅上。
    这时的老恰没有了先前的狼狈了,他微微张开看上去有点空的嘴巴,闭着左眼,右眼和半头被白纱布斜斜地裹着,右边面可能是被裹了一半的原因,看上去已没有刚才哪么通红了,只是右嘴唇厚了几分还有充血,假金牙暂时是不能装了,衣服也换上了干净的……
发表于 2007-4-20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恰此时的心中,就象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什么味都有,暗想,刚才的一番表白,不知道表妹有没有听到,心里希望她听到,却又怕她听到之后不知道怎样看自己。不由得把那只没包住的眼睛,怯怯地望向敏,口中嚅嚅的想说对不起,又感觉不好意思,抬头只见敏象没事似的忙着帮他收拾被弄坏的电脑键盘,丝毫不动声色,脸上不愠不怒,无喜无嗔,他最怕的就是表妹的这个表情,以前也曾借酒意盖脸,试探过表妹的心意,可是表妹每次都是这付脸孔,每每令他杀羽而归。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到了那个年龄,刚好顶头上司的千金待字闺中,那老家伙倒是对这个部下十分赏识,也看出恰并不是久居池中之物,恨不得将女儿拿来白送给他,相亲那天,恰看见人家黄花闺女,长得亭亭玉立,齿白唇红,要样有样,要财有财,立时心里就千百般的应承了,美得他第二天就向全世界宣布这一喜讯,却独独不敢向表妹提起。所以这时想起,犹自有愧。几十年来,这心结一直缠绕住他,在表妹面前,屡屡不能抬起头来。但又时时忍不住去关注,去关心,时常借头借路,在表妹的家门口附近东张西望,那怕远远地望一下也好。这种心情,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着。这次借着病发,一古脑说了出来,那坨大石总算放下了,心里舒服了不少。
再说敏其实是有听到恰的说话,但在迷朦中,却以为是隔壁的那个猥琐佬,所以一睁眼就不由分说赏了他一个大嘴巴,清醒过后看见是表哥,登时明白他的心意,虽是幼年之时的青梅竹马,她那份玲珑心思,也早把表哥贪图权势的嘴脸看在眼内,可以说是从来也没有喜欢过他一分一毫,只是亲戚关系份上,说不出口罢了。加上一早就有了心上人,所以也不怎么把恰放在心上,可怜那傻子却一味怀了亏心,空自挣扎了几十年。
发表于 2007-4-22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远方飘来了邓丽君的歌《风从那里来》,歌声非常凄怨、婉约。是谁在那里呤唱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