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广州一中(六九)校友会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sam

老顽童游记___短句接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0-20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咋晕的钻石了听了威的话,激气呀!心想:同你做兄弟三十几年,你现在 "趁我病要我命"想到这眼前一黑,钻石真晕了…
发表于 2006-10-20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边厢七手八脚也忙着救醒钻石,擦油的,拍面的,打心口的,把个钻石折腾得七荤八素,也没见苏醒,后来也有人提议做人工呼吸,可以谁也没有上前。这时只四眼的恰心想,这些都是因我而起的,不做些什么也说不过去,于是,上前拍着胸口自告奋勇地说,我来!说着把身俯下,想嘴对嘴地向钻石吹气,谁知眼镜卡在鼻梁上,低头的动作太猛,把个千多元的眼镜压成了蜘蛛网。心痛得他呲牙咧嘴,比被人打了一顿心口还难受几分。
发表于 2006-10-24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恰同学想今天真够倒霉了,原以为是今天与网上同学饮茶聚旧,谈诗论句应好不雅致,怎奈倒霉的事接踵而来,不知继续下来又有什么倒霉事发生呢?罢了,还是走为上策,刚准备抬腿,有人叫到:"恰,你的眼镜搞好了,戴上吧"原来水晶在叫他,并再次为他戴上眼镜,恰感动不已,顿觉眼睛也明亮多了,水晶的面容也清晰多了,原来恰的眼镜系平光镜,平时戴上去虽然看东西有点蒙查查,但显得书生气啊,所以他一直戴住,刚水晶是把碎了的镜片拿走,他带上的只是眼镜框,这时恰同学近距离清楚看到水晶的面容,他突然发现水晶好面熟,在哪见过???…水晶发现恰同学看着自己直勾勾的眼神,心一下子"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脸也通红了,自觉狼狈不堪,她马上走开…
      另一边猪肉荣正压在钻石身上,准备为他做人工呼吸,嘴刚凑上去,钻石马上睁开了眼,张嘴就吐,所吐之物全都喷到猪肉荣脸和身上是…哦,原来猪肉荣昨晚吃了大量蒜头,他一张嘴,阵强烈的蒜头不仅熏醒了钻石,还让他把昨晚吃的都翻出来了…
发表于 2006-10-29 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钻石醒来之后,不仅不感激猪肉荣的救命之恩,看见喷的隔夜饭沾在猪肉荣身上,也咋作不见,没有半点的歉疚,反倒哈哈大笑。气得猪肉荣连说好心没好报,只好自叹倒霉。
这个时候,婉敏施施然地停了车,正想步入酒楼,忽见众多的同学不在酒楼内面而站在酒楼的门口,以为找不到座位,忙扬手招呼,看见只戴着眼镜框的恰,只觉得十分面熟,不知在哪儿见过,这边恰也定定地望着敏,张大嘴巴,惊愕得出不出话来。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婉和恰,两人原来都是摇笔杆子出身,一个毕业于清华,一个在曾在北大的学生会小露头角。由于平时都爱好在报头刊尾发个什么酸掉牙的风啊月啊的诗文,偏偏又都给文联的那个胖子副总编看上,收罗在帐下做了文联的挂单和尚,逢着春花秋月时节,便以文联笔友会的名义,邀约一起,西湖揽月,黄山采风,兼着吃喝玩乐拉耍睡,全都公费报销,名曰约稿,实为走私。那一干的文人骚客,趁了此机会,痴男怨女,干柴烈火,誓要把那一场风花雪月的勾当进行到底,浑把各自家中的那个黄脸婆,猥琐佬,忘个一干二净。
敏和恰都是知青考的大学,毕业了不久,哪里见过这些不堪的勾当?眼看着那些道貌岸然的男女,一双一对结伴而去,胖子副总编走了过来,指着恰对敏说,这个才子满意吗?没意见就一起吧!说完奸笑了几声离去,剩下恰和敏怔怔地立在当场。
 楼主| 发表于 2006-10-30 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时,风风火火地走过来一位短发精干的黑衣女子,看到怔立的恰和敏,就知道他们俩是新人,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就说到:两位是新来的?欢迎欢迎!我叫水晶,是文联副总编助理,我们文联经常举行这样的活动,以后你就会习惯的。说完,水晶就匆忙去找走远的文联副总编。……
敏的出现,让恰想到了过去一起工作的敏,不但是同事,而且还是中学的同届同学,也想起了为什么见到水晶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老朋友见面格外高兴,恰和敏握手后就找地方坐下来,相互叙说分别后的各自工作情况和回忆一起工作的日子。谈话中敏问恰是否还记的当时文联副总编助理水晶,他也是一中同届同学。听到敏提起水晶的名字,恰的脑海中浮起了那个短发精干,一身豆豉味的黑衣女子,不禁笑出了声音。恰的笑声,不但引来同学们的询问眼光,也让躲在同学身后的水晶的脸更红。
 楼主| 发表于 2006-10-30 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被钻石喷了一头一脸的猪肉荣,也差点被钻石的隔夜馊饭熏晕.猪肉荣内心想着:以前什么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时候就相安无事,今天只是想在女同学面前表现下,马上就落得个灰头土脸,臭气熏天的下场.猪肉荣内心将钻石恨得入心入肺,下决心以后找机会非要找机会报复钻石不可.
发表于 2006-10-30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猪肉荣为了这事,暗暗把个钻石恨得咬牙切齿,发毒誓要将钻石的后半生弄得惨不堪言。这些先不表。回头再说水晶,为何会见到恰会面红,为的是那般?这还得从那年的笔友会接着说下去。
    那年是改革开放后的不久,婉,恰,水晶,都是经历知青生涯自学成才考出来读上大学,不过晶就没那么幸运,只因得罪了农场的领导,考试高中后,给人三换四换,换到一所商业学校,后来再凭着一丁点的小聪明,成了单位的重点培养对象,读上暨大,不过是夜大学,在那时也算是凤毛麟角,喜得晶拿着那个有梁灵光校长的毕业证到处玄耀。
   晶学的是商业,跟文联是八棍子都打不到一声块,只因那个文联的胖子副主编,水鬼升城隍之前是他们单位的一个科长,平时好集邮,那年也合该他鸿运当头,手上的一枚《全国山河一片红》价格急彪,直迫6位数字。善于钻营的胖子把那枚价格高得吓死人的邮票献了给当时中央一个什么部的权贵,不用说,立即就象坐了直升机,直调到部属的文联,屁颠颠地做起副主编。那胖子千里走马上任,虽然做着副主编,但斟茶倒水的工作还得自己做,跟前一个使唤的人也没有。立即想起当时在广州跟他做助理的晶,晶当时虽然年纪轻轻,也想削尖脑袋钻到上层,现在机会来了,一拍即合,也管不了以后做的是斟茶还是倒水,先钻进去再说。
    自从跟了胖子来京,晶把个胖子手头的工作,理得利利索索,把胖子也哄得舒舒服服,所以有什么游山玩水的美差,都少不了晶的那份,有了晶为他打理事事务务,他也就乐得清闲,优哉悠哉地研究他的“二虫”。
      那天胖子扔下一句话给婉,就跑掉了,剩下婉她们三人面面相觑,晶分明看出婉和恰眼中的不屑,但也不便解释过多,只把两个房间的钥匙交给婉,也顾不得他们作何感想,心想君子坦荡荡,过后他们自然会明白我的。后来大家也没找着机会,这事情,这误会便一直没有提起。现在恰突然出现在面前,便是纵有百口也莫辩,想起这些年的误会,晶不知道从何说起。

[该帖子由作者于2006年10月30日 3:14:25最后编辑]
发表于 2006-11-1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幸好晶这些年在江湖上历练得圆滑无比,马上换过一副笑脸,把不快和尴尬轻轻盖过,拱手向恰说道“不打不相识,这样的相遇实是意料之外,不如这样,你去撤诉,我来请大家同学这一餐,如何?恰在这时,就是有千种不快,也无处发泄,只好假作大方,说道,这个人情,算你欠我的,这次不跟你计较。众人皆大欢喜,簇拥着恰和晶,一干人等到派出所撤诉,解释清楚原来是误会一场。那个所长刚好在接电话,头点得象鸡啄米一样,神情谦卑,连说好的好的。放下电话之后,装模作样地教训了水晶一番,最后说是念在初犯,造成的后果不是太严重,下不为例云云。回过头来对跟着一起来的酒楼经理和站在一旁的恰说:至于酒楼损失,也只是烂了几个早该淘汰的破碗碟,就干脆趁这次全部换掉,不要碜了客人的嘴巴,费用由酒楼自理。至于你的眼镜,也是自理吧!恰没有办法,只好唯唯是诺。酒楼经理连说,好的好的,这就马上回去办,然后对水晶说,得闲请来饮茶,给你五折,听得众同学欢呼起来,谁也没想到事情会有这么顺利的得到解决。
大家出了派出所,才想起饮茶其实什么也没有吃到肚,倒是刚才笑得肚痛胃抽筋,于是觅地重新开宴,,这一餐,直吃到太阳西下才作罢,把那水晶吃得虚汗直冒。嚷嚷叫着心口痛。
发表于 2006-11-3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晶心口痛,原来是饮酒饮多了,忘记了这餐是自己请的,五折还是十足,她一边张罗着别人喝酒,一边大块食肉.酒是什么轩尼斯,….肉是天鹅肉,等到明白过来,餐费已经大大超过荷包的数.她不汗就奇,不痛就怪.她是个急性子的人,那一刻脑袋好似冲上一股热血,汗就如雨般下,心口似刀子割…
好在她性格豪爽,好快就忘记这事.还在恰心目留下不错的印象.
发表于 2006-11-6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群酒醉饭胞的老顽童们迈着四方步,说笑着走出饭店,猪肉荣看看表才9点,心想:好不容易跟家里的 "领导"请了一天假,现在回去有点可惜了。他大声提议:还早,不如去唱K去吧!他这一说,说到大家的心里去了,其实大家都余兴未尽,于是众人转到K厅……
发表于 2006-11-7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时候华灯初上,长堤路上栉次邻比的酒吧和一间比一间豪华的卡拉OK,灯光熣灿,堪比天上的繁星同月争辉,也代表广州这座现代化都市的多姿多彩的夜生活。一行人来到了长堤边上一间叫作“哥哥”的KTV,沿着扶梯进入大厅,群中的几个男性,马上被蜂拥而上的艳装浓抹的小姐所包围,把几个女的差不多挤下了楼梯。见此阵仗,平时做惯领导的文,马上摆出一副官样,训斥道:哪有你们这样做生意的,叫你们的妈咪来!说话未完,文的身后响起一把甜甜的嗓音:“是谁得罪了我们的贵客啊?几位稍安无燥,这边请啦”!只见这位领班三十多岁的样子,瓜子口脸,眉眼笑成一条线,模样还算大方得体,特别是高挑的身材,把很多男士都比了下去,她一出现,文的火气不由得马上收了起来说道,”我们不是来叫小姐的,我们是来正经唱歌的,你赶快给我们找间大房,价格还不能贵了,最重要的是你不要让那些小姐来搔扰,不然我叫扫黄的来把你们统统扫了去,知道了吗?“一番义正辞严的说话,说得那个领班连声说:误会误会,你们尽情玩,我给五折,酒水全包。一行人不禁暗暗窃喜,心里都说文没有做枉了领导。
进得房间,映入眼帘的是四十几寸的大液晶电视,内中老怪象模象样地试了试音响,说道音响还可以,于是大家七手八脚,点歌的,点酒的,忙个不停,老怪非要点他那心水的什么法国牌子的葡萄酒不可,但不巧地被告知:那个牌子的酒质还比不上国产的长城干红,气得他差点要问候人家服务员的娘亲。幸得光头和威劝说才作罢。最后悻悻地屈就了长城干红。威还嫌不够,又点了一种白酒名曰万岁军,顾名思义,是皇上才喝的酒,大家都欲一试皇上的酒喝下去是什么滋味,所以都没意见。
酒和歌都点妥当了,一种掷骰子讲大话游戏的骰盅也拿了上来,于是一班人马分开两拨,唱歌的唱歌,饮酒的掷骰子饮酒,一班五十开外的男女,把个KTV房搞得热闹喧哗起来。
发表于 2006-11-9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喝着万岁君和长城红,各适其适,杯上杯落。不禁就有了七八分的酒意。席间水晶拿起咪头说道,多谢大家不计前嫌,原谅水晶唐突,在此向座中各位致歉,特别是恰同学,千万不要介怀,三千块钱一笔抹过,就当今晚请同学,希望今后不再提起。最多献唱一首歌当多谢。“说罢,依依啊啊地唱起来,大家一听,竟是”分飞燕”,连说不好不好,换首好的来,于是换了首”东方之珠“但高昂之处唱不上去,吊着嗓子尖嚎,害得众人都捂住耳朵连声求她不要再唱。老翁见状,自告奋勇,唱了一首“青藏高原”,果然不同凡响,低处萦绕徊环耳畔,高处激昂清悦,听得众人鸦雀无声。完了之后犹在回味,忘记了拍掌。之后素素的美式女高音也颇象模样。光头佬也唱了首台腔“寻无女”,有板有眼的,男高音也唱得雄浑腔圆,但众人因为听不懂,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唱错。跟着,敏和文合作了一首“忘尽心中情”,威和飞合唱了一首“无言的结局”,轮到恰,他说要唱“风雅颂”,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按烂了摇控也找不到那首歌,后来捉住敏跟他合唱一首“相遇太早”才作罢。只有老怪抱着红酒瓶,一个一个地跟人斗酒,一转头,老翁首先被打沉,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发表于 2006-11-10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酒酣歌罢,大家又闹哄哄地拥去搅骰盅,大话骰就是捉说谎说得最差的那个灌酒,有几个没唱歌的已经玩了几个回合,每人少说也喝了六七杯红酒,大家一窝蜂地围着矮几,五个六,六个六地乱叫一通。叫得最没水平的那人是KEN,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心虚得紧,每次都给人拆穿,一罚就是一大杯,已经跑了几趟洗手间,这回他又输了,看着红红的一大杯酒,额角冒起了冷汗,急忙中心生一计,扮起醉来,手一抖,整杯的红酒全倒在正在地下捡骰子的钻石的头上,把钻石淋了个落汤鸡,钻石抬头一看,却见KEN己顺势瘫软在地上,钻石这时候真想把KEN揪住揍上一顿,但KEN明知闯了祸,吓得更加不敢醒了。猪肉荣指挥众人七手八脚地抬起死猪般的KEN,把他扔在沙发上,又重新开始讲起大话。
几轮下来,众人开始不胜酒力了,眼睛都红了,舌头也大了,反来复去说着相同的那几句说话,把红酒白酒洒了一地都是。素素和威算是最清醒,这时也都兴奋得满面通红,互相拍着对方的腈头,网友网友地乱叫,皆因他们在早几年已经在网上认识,这次论坛的Q群又再聚在一起,感到分外的亲切,这时更兴奋得搂在一起,就差KISS对方了。看得旁边没有饮酒的飞,恨不得拿条大棒来将他们分开。钻石最不济事,喝进肚里的加上淋在头上的,内外夹攻,把钻石薰得昏天黑地,哇哇地呕得七荤八素,老怪心痛地说,没酒量就不要饮那么多,别浪费了那些红酒。连自称好酒量的水晶,也醉眼朦胧地拉着Y和敏,说要跟她们倾心事,吱吱歪歪地缠个不休。
那个晚上的一轮激战,倒下了七八个英雄英雌,害得没饮酒的那拨人,把他们连拽带扶,好不容易搞出了K厅,再到附近的一家酒店,租了男女两个房间安顿下来。都说以后再也不敢了,真比扛了一天的大米还累。
发表于 2006-11-11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安置好这七八个醉鬼,大家走出房间在宾馆的大堂商量,我们走还是不走呢?闹了一天,大家都累了想早点回家睡个好觉,但留在房间的几个人会怎样?叫人放不下心来,敏、文等人商量最后决定大家不走,就在大堂的酒巴喝点什么,聊聊天,等天亮再算。于是大家又坐下……
      "你怎在这里吐啊" 突然听见服务员在大声斥责,大家走过去一看原来是老怪跌跌撞撞地边走边吐,YJY和敏忙上前撑扶住老怪,老怪一下推开YJY,血红的眼朦胧地望着YJY,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老婆…大…大人,你吾…好…理我,我…今晚最多…最多训…训钢…钢床…我系中…中意嘎…"说完就推开水晶她们的房门,一下就倒睡在水晶的床上,刚好睡在水晶的香港脚傍边,威连忙上前拉老怪起身,哪能拉得动呀,这时的老怪打起咕噜来了,任凭威怎样拉扯,他死猪似地就是熟睡不醒,……大家都不知如何是好。这时门外 "哗啦"的一声,大家冲到门口一股刺鼻夹杂着酸馊的酒味扑面而来,原来本已喝得八九分醉的光头,看到了老怪的呕吐物,肚子顿觉翻江倒海似的,实在忍不住 张大口巴"哗啦"的吐了,吐完靠着墙站都站不稳了,只见他的红T恤一块白一块青酸馊不堪…大家把他扶入房间,文、威他们帮光头脱去衣服,拿起条白床单把他包裹起来,又是热毛巾,又是热茶,好不容易把光头安置在水晶她们的房间的沙发上躺下。大家实在是累了,有人靠着椅,有人挨着床沿闭目休息了。睡得朦胧的水晶口渴难忍,起身想喝水,突然发现在自己脚边睡着的老怪,她失声大叫:老怪放炸弹呀!这一声真的这还了得,众人顿时紧张起来,恰同学敏捷飞身扑向水晶,一手捂着水晶的口,恰和大家都怕重演早上刚见面被啊追的一幕。水晶反应奇快她用力一咬,恰马上弹开,左手托住右 “哇—哇” 惨叫起来,他的手被水晶咬了十几个牙齿印,水晶惊恐地冲出门,大家把她拉住,原来水晶训吾醒,以为遇到色狼……

[该帖子由作者于2006年11月11日 10:19:39最后编辑]
发表于 2006-11-20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晶这一咬,非同一般,时值狂犬病高发期,恰同学这一叫,令在场醉猫顿时清醒,威钻石在一边看住水晶,另一边光头,老怪,yjy等就检查恰被水晶咬的伤口,yjy大声叫住马上送疾控中心,问下医生要不要打针,此时的恰已被水晶咬到清醒晒,叫着打什么针,又不是被狗咬,这点伤算得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