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广州一中(六九)校友会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52|回复: 0

专家称不救市是因为抑制通胀更重要(转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3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6000点下跌到眼前的3300点,监管层并没有像人们预期那样积极阻止股市的下滑。大盘毫无筑底反弹的迹象,而市场投资者一直苦盼的所谓政府救市措施迟迟不见踪影。  政府应不应该救市,成为业界激辩的热点话题。政府该不该救市?如何救市?宏观调控是否会放松来刺激股市的上涨?救市是否单纯地让指数涨起来?
  一些市场人士认为,目前没有救市措施出台,实际上反映了监管层在股市上涨过程中不断出利空消息打压市场,但在下跌期间却无所作为的逻辑,这是监管层的缺位,暴露了监管层怕涨不怕跌的心态。
  不过也有经济学家、业内人士认为,其实“救市”并不是普通投资者理解的那么简单,修正资本市场的制度缺陷,让资本市场有自我修复的能力,才是监管层要对股市所做的事情。
  政府为何不救市?
  复旦大学金融学教授孙立坚认为,目前股市点位还在政府底线之上,不过当前以宏调为重
  业内一些人士认为,其实股市最近的大跌是市场策略性等待政府出政策,也就是一些机构砸盘逼政府出政策。大小非减持、再融资在牛市并不可怕,但在股市下跌阶段才被市场放大了其利空面。监管层之所以不救市,其实是担心投资者形成这样的误区———股市下跌政府就出手救市,但这不能形成股市的自我修复能力。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则表示,今年宏观调控非常严,过去政府谈宏观调控只是说说而已,只有通胀来了才紧张。从去年到现在每个月的CPI都那么高,政府今年会彻底贯彻调控措施,以往地方政府都在想办法把通胀数字压低,但实际上中央政府非常清楚。再加上这次两会官员更换了,在高通胀下,政府不可能放松宏观调控。国内的股票市场还只是融资的平台,而且程度不高,对于实体经济来说影响面并不大。因此政府不会避重就轻,放松宏观调控来拯救市场。
  谢国忠还表示,加息、调银行准备金率、控制信贷规模其实都是为了抑制通胀。在牛市时,这些消息之所以利好,因为大家看到这些消息说明目前市场资金面充裕,所以放心大胆投入股市。但在调整行情,这些消息的利空因素就出来了,这就导致了股市的下跌。但监管层不会因股市的大跌而改变这些政策。
  经济学家金岩石认为,目前市场对于政府应不应该救市分歧很大,这也使得政府做出决策很困难。但是要让政府出资金进入市场救市,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也把救市的概念理解偏颇了。另外从国内股市发展的程度上看,目前股市并没有被政府纳入经济调控体系的重要部分。股市目前只是影响了一部分人,并没有产生大面积的影响。
  过度紧缩性的货币政策必然给目前股市雪上加霜,但是考虑到物价是宏观政策最主要的调控目标,有关部门在进行相应决策的时候必然不会把货币政策对股市的不利影响放在最重要方面。温总理近期在谈及股市时,其中讲到经济发展状况好了,股市自然就好。其中无疑是将经济大格局作为政策关注的首要位置,而资本市场则相对次之。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孙立坚认为,目前股市点位还在政府的底线之上,政府对股市还是充满信心的。只不过当前以宏观调控为重,因此对当前股市只是口头上表态,而完善措施则是慢慢推进。
  孙立坚告诉记者,监管层之所以抑制股市的大涨,其实是担心股市泡沫破灭后带来的一系列金融安全问题。股市无限度地大涨,谁都希望接到泡沫破灭前的倒数第二棒,但谁也不能保证不会接到最后一棒。大涨导致资金大量流进股市,不管是国内的投资资金还是国外热钱。但是万一大涨后,泡沫破灭,那后果是非常严重的。首先投资者的财富大量缩水,消费能力萎缩。就像现在美国次级债爆发,美国投资者马上想到的是捂紧自己的口袋,这无异于把经济推向衰退。其次企业融资功能被破坏掉了,企业融资困难将带来资金链的断裂,这会使得有一大批企业面临困境乃至破产。再次,大涨后的大跌,也将使得金融机构估值严重低估,届时海外资本就会伺机并购,这样中国的经济命脉就掌握在了国外资本的手里。这将严重威胁国家的金融安全。历史上多次爆发的金融危机,也可以说明这些后果的严重性。因此监管层对于股市的大涨,不断出政策干预,并非是打压,而是为了避免股市无限度大涨后带来的严重后果。
  调印花税非良药?
  谢国忠表示,印花税调整获利更多的是在市场上快进快出短线操作的机构投资者和大户
  即使不救市,如果股市持续下跌,也将会加剧投资者的恐慌情绪,如果政府出台救市措施,哪种措施最有效?
  对于市场普遍呼吁的降低印花税,业内专家认为这其实只能起到安抚投资者情绪的作用,并不能决定股市的反弹和健康发展。谢国忠表示,如果投资者进行的是价值投资,那么投资者不会过多地考虑交易成本。政府调节印花税的过程对股民传递的更多是一个政策信号,如下调税率,股市或许短期会涨一涨,但中长期对股市没有影响。
  而从数据上来看,调整印花税并不能让股市绝地反弹。数据显示,1997年5月12日,印花税率由3‰提高到5‰,沪指半年内下跌近500点。1998年6月,印花税率从5‰。下调至4‰,股指两个月内振荡走低400点。2001年11月16日印花税率调低至2‰,股市又下跌100多点。2005年1月23日印花税税率调整为1‰,股市依旧振荡下行。
  而去年5·30,印花税税率调整为3‰,市场在连续数日下跌后,沪指三个月涨逾2700点。上述历史表现似乎证明,印花税率调整对市场的基本态势并无根本影响,并不必然带来股指上涨。
  印花税调整获利更多的是在市场上快进快出短线操作的机构投资者和大户。
修复股市制度缺陷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吴晓求建议,目前监管层应该做的是供给增长速度减缓一些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吴晓求说:“如果从技术市场层面出发,把政府的利好消息当成救市的话,这样的理解是肤浅的。政府应该从未来经济正常增长、从完善金融市场核心制度的角度出发,来稳定股市的正常发展,避免大起大落。救市不是单纯地让指数涨起来,而是使证券市场制度完善起来”。
  吴晓求认为,目前所说的股权分置改革基本完成指的只是在制度层面上和法律层面上的完成。而从市场层面上来说并没有完成,而且目前这种市场层面上能否完成正在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因此监管层要反思股权分置改革制度设计是有不完善的地方,这包括,首先没有在供求政策层面上做一个战略平衡的安排。第二个是没有对市场流通结构的变化给交易制度所带来的影响考虑清楚,进而在股改完成后推出另外一个制度设置,即与大量非流通股进入市场流通相匹配的大宗交易制度。
  现在股改正面临着艰难时期。就目前稳定市场来说,虽然证监会对大小非解禁没有权力制止,但可以通过放慢再融资节奏、放慢IPO节奏等方式来稳定市场。当然,稳定当前的市场,不能仅靠证监会,要有更全面的政策配合。吴晓求建议,目前监管层应该做的是供给增长速度减缓一些。目前已有迹象表明再融资和IPO正在减缓。包括创业板适当地延后,这些都是证监会可以做得到的。而在存量供给方面,国资委对于国有股的减持也应该有明确的表态。三是在市场危急时允许上市公司回购股票。如果上市公司觉得自己的股票跌得太低,已经低于公司内在投资价值,可以允许公司回购股票以稳定股价。
  而吴晓求的上述建议也得到多名经济学家的赞同。另外业内专家还提出,要想抑制单边的大涨大跌,引进做空机制非常重要。国内股市为什么能呈现出与海外市场特立独行的性质,就是没有做空机制。孙立坚认为,股指期货之所以迟迟不能推出,主要是监管层担心推出后股市波动性加剧。但其实这种波动性反而能抑制企业不规范的再融资和大小非无节度的减持。企业当然希望股市波动性小,这样他的股票能更好地为股民接受。做空机制推出后,一些投资者做多,另外一些投资者做空,这使得股票在一个较为合理的区间振荡。对于企业来说,这让他们难以判断再融资或减持的时机,因为不像单边市场一样能在上涨时推再融资。因此国内股市要完善双向机制,防止股市的大起大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